青海塔尔寺酥油花艺术探析

2019-02-18 贵州民族研究   雷琳

9.jpg

摘要 驰名中外的酥油花在青海塔尔寺艺术三绝中独占鳌头, 具有极高的艺术价值。酥油花源于西藏, 繁荣并独秀于塔尔寺, 在藏、汉等多民族文化的相互影响、上下花院竟争机制的长期运作和历代艺僧的精心传承下, 成为藏传佛教艺术与文化的瑰宝奇葩。对其渊源、制作工艺、艺术特色等进行较为全面的探讨。

关键词 藏传佛教, 雕塑艺术, 塔尔寺, 酥油花

一、青海塔尔寺酥油花雕塑艺术的概况

享誉中外的青海省藏传佛教寺庙—塔尔寺, 初建于明嘉靖三十九年公元幼, 位于青海省东部惶水之滨的宗喀莲花山中, 迄今已有多年的历史。

酥油花虽名曰“ 花” , 其实又不是花, 它的原料来源于藏民日常食品—酥油, 酥油花是一种用加入了辅料的酥油来表现世间万物的软雕塑艺术。塔尔寺酥油花, 是塔尔寺“ 艺术三绝” 之一。在藏传佛教的艺术珍宝中, 酥油花绝对是巧夺天工之作, 超凡脱尘、美轮美奥之品。

酥油花的创造题材来源广泛, 内容丰富多彩, 它的造型内容多以草木花卉、树木山林、花鸟鱼虫、走兽飞禽、武将文官、楼台亭阁、佛陀菩萨祖师等的形象为造型, 通过丰富的想象力和创造力生动地组合再现重大历史事件、民间传说和佛经故事。

酥油花最早起源于西藏世纪, 随宗喀巴大师传入塔尔寺, 经过历代僧人的传承与创新, 艺术水准超越了发源地。塔尔寺是酥油花发展和传承的重要载体。在一般民众心里, 酥油花成为了塔尔寺的标志与精神象征。

塔尔寺酥油花, 是藏民族独有的宣扬佛法的纯宗教雕塑艺术。一般在每年的农历十月二十日开始塑造, 在藏历的正月十五的晚上面向寺内僧人和观众正式展出制作精美的酥油花, 被称为“酥油花会”。每年花会期间, 当地信众和慕名而来的国内外观光游客高达数十万之多, 信众和游客摩肩接踵、水泄不通, 规模和影响盛大, 是中国西部著名的人文宗教景观。

2.JPG

二、青海塔尔寺酥油花的渊源

关于酥油花的起源, 藏文、汉文的历史典籍中均无确切记载。在民间有多种说法, 一般的说法认为酥油花最早从西藏苯教中产生, 它是朵玛供品上的小贴花。认可度相对比较高的说法, 一是文成公主入藏供佛说, 另一种是宗喀巴大师梦境再现说。

文成公主入藏供佛说认为, 酥油花最早产生于公元世纪的西藏, 源自唐朝吐蕃联姻, 文成公主入藏。公元年, 当文成公主行至拉萨时, 藏族百姓在佛像前恭敬献了供品, 表达对释迎牟尼佛和唐王的敬意。当时正是寒冬, 无处找寻六供供品中的鲜花, 智慧的藏族百姓就用酥油虔诚地塑造了美丽的花, 供奉在佛像前。公主看到分外鲜艳的用颜料点染的酥油花后, 将酥油花敬献在大昭寺的佛像前。

从此酥油花的塑造不断传承发展。如果以此为依据, 酥油花距今已有多年的传承历史了。当然这个关于酥油花的民间传说, 虽没明确涉及酥油花产生的来源, 但是将酥油花的起源提前到吐蕃时期, 可以看出文成公主入藏的民族影响, 在产生的时间上较为可信。1

宗喀巴大师梦境再现说。在藏传佛教信徒看来, 尤其是塔尔寺僧众认为酥油花的真正起源源于藏传佛教格鲁派创始人宗喀巴大师。宗喀巴大师在梦中曾见到酥油花的异常殊胜的情景, 酥油花是宗喀巴大师梦境的现实的艺术再现。塔尔寺僧众认为, 在公元年, 宗喀巴大师在拉萨大昭寺发起主持祈愿大法会时, 酥油花艺术正式从这个时候产生。在这期间的夜晚, 宗喀巴大师梦见天上彩云随风飘荡, 野草变为鲜花, 荆棘化为明灯, 不计其数的五彩缤纷的珍宝, 空中香风徐徐. .从人间到仙境灿烂夺目, 充满了美好和吉祥, 殊胜无比。宗喀巴大师觉醒后, 即刻组织艺僧用酥油塑造各种瑰丽珍宝, 鲜花树木, 再现梦中的美妙胜境, 并点亮诸多灯盏, 在十五日夜晚供献于佛像前。

塔尔寺酥油花灯会逐渐形成规模是在明万历年间, 走向繁荣鼎盛时期是在清代, 最终成为享誉盛名的法会。在青海地方史记载, 酥油花开始于明代, 传承至今, 酥油花作品已有数百年的民族人文、宗教与历史的沉淀。关于酥油花栖宁府志》、清代的栖宁府续志》、格尔寺观灯二十四韵》均有详尽记载。

由以上记载可知,至清代,塔尔寺具有独立塑作酥油花的机构,其制作工艺具有超高的艺术境界, 远近闻名。

综上, 酥油花彩塑艺术缘起于西藏, 酥油花产生的时间先于文成公主入藏。文成公主入藏后, 随着内地与吐蕃文化交流的不断深入, 酥油花为更多人知晓。明代中叶, 酥油花艺术在藏区广泛传播, 并传至宗喀巴大师的故乡青海省塔尔寺。酥油花传入塔尔寺后, 不断传承发展, 其艺术影响与成就后来居上, 超过藏区各大寺院, 独享盛名, 至此算来, 至今已有四五百年的历史。

三、青海塔尔寺酥油花制作工艺

4.JPG

塔尔寺专门塑造酥油花的机构是上、下酥油花院, 两院平等独立, 没有隶属关系。上、下花院的设置具有竞争性。每年夏历十月, 上、下两个花院分别由“ 掌尺” 主持, 各自选定主题, 精心构思确定细节, 完成构思草图, 然后令艺僧们开始制作。翌年正月十五方才告竣。在此三个月之中, 两院艺僧对塑造的题材、内容等互相保密, 不允许偷看, 直到展出时才得见“ 庐山真面目”。两院艺僧一般都在封闭的环境里精心制作,从题材的选取到酥油花雕塑技法上更胜一筹。待到元宵日夜晚, 上、下花院艺僧才能看到对方的杰作, 互相观摩学习, 总结得失, 取长补短, 重新策划下一年的雕塑。最后让寺院僧人和前来参观的百姓共同品鉴选出当年的最佳雕塑, 胜者不仅给予奖励, 其作品更将在寺中的酥油花馆展出一年, 直到下一年的评比结果出来。自此艺僧们对技艺精益求精, 塔尔寺酥油花彩塑华美精致, 成为藏传佛教艺术中的瑰宝。

塔尔寺酥油花院的传承机制随着时代不断地发展, 至今已较为完善, 从教学内容到传承形式, 系统而完整, 每年僧徒的酥油花作品也具有较高的艺术水准。酥油花的工艺独特而繁复。在正式制作前, 要举行相关的藏传佛教仪式。然后由“ 掌尺” 喇嘛率艺僧们选题, 设计构思、布局初稿后, 分别由擅长花卉、动物、建筑、人物的艺僧师傅带领弟子们, 在零度以下的寒凉房间进行塑造。从藏历十月到正月十五, 制作长达个月。酥油花在制作上, 其工艺程序复杂。首先把酥油放入冷水中, 经反复揉搓、去除杂质、增加酥油韧性, 最后揉搓成固态膏状, 备用。

酥油花是一种雕塑艺术, 在制作程序上, 藏区各寺院大致相同。酥油花塑造从设计到制作, 共经过六道工序—扎骨架、制胎、敷塑、描金束形、装盘、开光。其中扎骨架、制胎、敷塑、装盘是最主要的四道工序。

第一道工序是扎骨架, 在掌尺的要求下根据体裁用草枝、香木和麻绳扎成大小不一、形态万千的基本造型的“骨架” 。

第二道工序是制胎。艺僧们将陈年酥油花粉碎后展开, 混入草木灰, 除去混合物中的杂质, 用劲揉捏压成多个圆饼状的黑色胚料, 这种胚料弹性强、韧性好, 藏语称为“ 加莫勒”。然后把这种胚料附在骨架上, 完成“ 初坯” 。造型要求准确生动, 符合整体设计的要求。掌尺喇嘛继续对初坯进一步调整和深入, 最后审定造像, 完成酥油花的定型。

第三道工序是敷塑。艺僧从耗牛奶中提取白酥油, 按比例混入所有矿物颜料, 反复揉捏, 做出各种颜色的胚料, 深浅不一, 颜色齐全。然后艺僧精心去敷面, 深入塑造细节, 将整个初坯装饰得异常华美, 颜色瑰丽, 栩栩如生。

最后的工序是装盘。在酥油花的每个局部塑好后, 依照整体设计, 选用长度相当的细铁条将塑好的部件依次一个个固定在底盘座上, 再组装成一体, 整体排列错落有致, 每一个部件都悬空置放, 有一定的倾斜度, 以便观赏。

酥油花的制作过程中, 因为酥油花融点非常低, 达到巧℃将变形, ℃将融解, 艺僧们必须不时地将双手浸入刺骨的雪水中降温, 让手指保持冰凉后才用几近麻木的双手捧起酥油开始塑造, 惟其如此,才能顺利雕塑酥油。因此, 每位艺僧都患有不同程度的关节病, 甚至残废。尽管酥油花是精美绝伦的彩塑艺术, 但其在藏民族心里和文化上是一种佛与佛法的象征。正是因为藏民族对佛和佛法的虔诚信仰和对藏传佛教艺术的追求、奉献、献身的精神, 才能做出如此华美、震撼人心的宗教艺术。

四、青海塔尔寺酥油花的艺术特色

塔尔寺酥油花艺术历经数百年发展传承, 达到了高超精湛的境界。

自酥油花艺术产生的这四百年间, 塔尔寺酥油花特有的技艺传承制度是艺僧不断完善酥油花技艺,创作出大量具有高水平和独特风格、规模宏大、内容丰富的酥油花艺术的关键因素。塔尔寺酥油花艺术, 将藏传佛教经典中的艺术理论和藏传佛教艺术创作实践提到一个新的高度。

1、塔尔寺酥油花艺术表现题材极为丰富、选料恰当, 独具民族特色。

纵观酥油花艺术的发展可知, 酥油花的题材颇为丰富, 首先表现在佛教方面, 例如《宗喀巴本传故事》、《莲花生本传故事》、《释迦牟尼十二行传》、《释迦牟尼本生故事》等,其次表现在神话传说第三表现在著名的历史事件, 如有名的仪成公主进澎第四还表现在有藏戏内容方面, 如储桑王科、悼娃桑姗、楷美更斟等最后也有部分反映现实生活的题材, 还有部分反映风景、动物、植物题材。塔尔寺酥油花展每年展出一个主题, 不断地创新, 几百年的积累传承, 酥油花的题材非常丰富, 再现了佛国的殊胜与藏民族生活的万千变化。酥油花在艺术表现上用民间通俗的艺术形式再现了神秘深奥的宗教义理与精神。

2、塔尔寺酥油花艺术语言细腻, 工艺精巧、姿态优美, 充满浓厚的宗教色彩。

酥油花因其材质的特殊, 可塑性非常强, 所以它的艺术语言呈现出精致、华美、艳丽的特质, 以细腻的艺术风格来表现丰富的内容。酥油花之所以体现出上述特质, 因为青海是个多元文化融合的省份,尤其塔尔寺位于藏汉文化交叉的独特地域, 藏汉艺术上相互浸润影响, 酥油花受到汉文化的影响, 这就造成塔尔寺的艺术有别于其他纯藏族艺术。传统的藏民族佛教艺术用色风格, 色彩纯度高, 视觉效果鲜艳绚丽, 常用大紫大红大白, 艺术表现风格粗狂质朴。而塔尔寺酥油花在色彩的运用上, 色彩上趋向柔和清丽, 做工上精雕细刻, 表现得细腻传神, 惟妙惟肖, 整个作品富有立体感, 艺术造型生动逼真, 艺术手法精湛美妙。

流传至今的精美的酥油花艺术, 其宗教文化内核是弘扬佛法, 宣化民众信仰。塔尔寺酥油花艺术本质上是为藏传佛教服务的宗教艺术。酥油花制作的全过程始终按宗教教义和仪轨进行艺术构思和塑造, 用宗教严格的规定来衡量艺术, 就构成藏族艺术所具有的核心特征。

综上, 酥油花充满浓厚的宗教色彩, 在内容上服务于宗教教义, 在造型上服从造像仪轨, 表现出神佛神圣的宗教气氛, 使宗教信徒在艺术感染中, 感受宗教的情感与接受宗教的教化。

3、塔尔寺酥油花艺术创作在构图上, 超越时空, 突出主题, 构图丰满, 不留空白。

塔尔寺艺僧通常全局布局采用散点透视, 局部采用焦点透视, 灵活生动地运用了三维视觉的立体原理, 使得各种经变, 佛教与历史人文故事等, 尤其在群体塑像中得以真实、栩栩如生地逼真再现,享有“立体连环画”的美誉。如仪成公主入藏图》, 主要人物的塑造特别深入细致, 主体和作为背景陪衬的人物、景观, 井然有序, 主次分明, 一目了然。同时, 该作品构思精巧填密, 从禄东赞进长安求亲开始, 按其时间顺序, 把时空跨度较大的诸多个情景, 有机穿插组合, 统一置于一组雕塑群中, 营建一个细节丰富典型的情景场面, 超越了时空限制, 造型众多不纷乱、是色彩艳丽丰富、内容浩瀚的立体史诗。充分体现了“一念三千”、“须弥纳芥子” 的佛教思想。3

4、塔尔寺酥油花的艺术创作, 构图丰满, 不留空白, 和其佛教思想相对应。

《般若心经》和《金刚经》,诊释“ 诸法空相”的佛教义理。但“藏密讲事不空, 即身成佛”。

所以, 藏传佛教教义在其宗教艺术的表现形式上, 也充分体现佛法精神“不空”观, 对应到具体的酥油花创作上,无论是绘画艺术或是堆绣艺术, 都与汉民族文化的审美意蕴的追求和体现上都截然不同。汉文化的传统水墨画审美诉求求空, 山水之间留白处十之有九, 让观众去发挥想象。但塔尔寺酥油花艺术则完全相反, 处处不空, 方寸皆有, 在一个有限的空间中容纳极多的内容。具体体现在将佛、菩萨、金刚天王等各类人物造像, 灵活地置放在树木山林、盆景花卉、亭台楼阁中, 再点缀有飞禽走兽、花鸟虫鱼等元素组成丰富的情景, 形成完整的立体画面。构图布局处理紧凑, 繁杂而有序并突出主题。

巧夺天工的酥油花彩塑, 是藏民族独有的且发展成熟的民族技艺, 酥油花彩塑体现着浓郁的藏族民间艺术特色和民俗民风, 历经数百年的传承与发展, 达到了高超精湛的境界, 充分显示了藏民族对宗教信仰的虔诚、对家乡的情感、对生活的热爱以及艺僧们的非凡才能和高度智慧。是藏族文化艺苑中的一朵艳丽奇葩, 也是藏族文化艺术史上宝贵的财富。

春去秋来, 数百年沧桑, 塔尔寺艺僧们在寒冷的酥油花制作房间里, 恭敬地塑造各类精美的酥油花。在他们冰冷的指尖洋溢散发着佛国的庄严和对佛法的虔诚。精美绝伦的酥油花, 洋溢着慈悲与庄严, 超凡脱俗, 精美玄妙的酥油花雕塑静静叙述着来自凡尘的心灵诉求和藏传佛教世界的五彩缤纷。藏传佛教的酥油花艺术是一种必须怀着对信仰极大的虔诚, 才能够完成的宗教艺术, 技艺和诚心两者缺一不可这是雪域高原特有的民族瑰宝。祝愿这一古老的民族艺术在坚持自己特色的基础上, 绽放出更加绚丽的花朵。

参考文献

1、赵宗福 塔尔寺酥油花试说 高原奇葩, 青海省文化厅,1991

2、赵宗福塔尔寺酥油花散论 民族艺术, 2000(2)166  

3、王惕 塔尔寺艺术赏析 法音, 1991, (5)

雷琳 《贵州民族研究》  2014年第10期

基金项目 国家社科基金艺术学项目“柬埔寨吴哥雕塑艺术研究” 基金编号。

作者 雷琳今, 女, 江苏南京人, 南京大学哲学系博士, 西南科技大学讲师, 研究方向民族艺术、佛教艺术。

编辑:仁增才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