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尔蒂斯坦地区流传之《盖瑟尔》传说概况 4

2016-03-24 中国藏学   [巴基斯坦]S•M•阿巴斯•加兹米 陆水林 译

四、《盖瑟尔》的传说在巴尔蒂斯坦的传播与现状

如果我们对巴尔蒂斯坦的神话传说、民歌、风俗习惯、信仰和传说作一番研究,便可看到本教对这里的社会有着明显的影响。佛教对这一地区的统治达600年之久,伊斯兰教也统治了这里600来年,这里的社会处在穆斯林毛拉们的控制下,但,佛教对这里的影响很少见到,而距今1200年以前的本教的信仰和传统,作为文化的遗产,至今仍可看到。其原因无疑是,当伊斯兰教传入这里时,只看到佛教是自己的对立面,因此,伊斯兰传教者和毛拉们只为反对佛教进行了激烈的运动,把佛教消灭了。但本教的信仰和传统早已成为这里文化的一个部分,在伊斯兰教的强烈反对下,仍然作为文化遗产存留下来。过去五六百年以来,尽管百分之百的巴尔蒂人都成了穆斯林,但他们至今仍信仰“拉”(神)、“鲁”、守护神、罗刹女、鬼、驴鬼、罗刹。其他神话传说中,也有这种超自然事物的故事。这一切证明,本教的影响至今仍存在于当地社会之中。在这些遗产中,《盖瑟尔》的传说具有中心地位。这一传说从各方面影响了这里的社会、文化和文学生活。自古以来一直被认为是高级的文学。但它千百年来只以民间传说的形式代代相传。据我们所知,巴尔蒂斯坦还没有以文字记载下来。在巴尔蒂斯坦,这一传说在各河谷有着不同的内容,肯定有一些歧疑之处。但是,自从道格拉贵族占据了查谟和克什米尔,波斯语,乌尔都语文学和书籍便开始传播到这里,使《盖瑟尔》传说的传播受到了影响。有些毛拉力图诋毁盖瑟尔的形象,使人们憎恨这一传说,他们说,盖瑟尔就是世界末日以德加尔 ①的面目出现的力图消灭伊斯兰教的罪恶的首领。但毛拉们的这种论调在人民中毫无影响力,《盖瑟尔》的传说照样流传。1947年,巴尔蒂斯坦摆脱道格拉的统治加入巴基斯坦之后,变化的速度便加快了。在独立后的40年里,这一传说开始寿终正寝。现在,几乎找不到一个还能完全记得这一传说的几章或者那怕一章的巴尔蒂人了。

尽管如此,直至不久以前,《盖瑟尔》的传说一直在巴尔蒂斯坦广为流传。在漫长的冬夜,几乎在所有的村子里或街区里,男女老少都聚集在一起,由其中的一个人讲述这一故事。一般是一晚上讲述一章。流传在巴尔蒂斯坦的《盖瑟尔》,每章的长度为一至二小时。但讲述者可以讲得非常生动,并伴以表情和动作的表演,似乎他自己也成了故事中的一个角色。讲述过程中,不时还停下来吃一些杏干,或是抽一袋烟。听众们则不时发出“是,是啊!”或“真主保佑你长寿”等赞叹声以表示对讲述者的鼓励。这样,一两个小时的故事需要三四个小时才能讲完。最后,主人或听众也会给一点钱或实物表示谢意,但这方面并无一定之规。巴尔蒂斯坦的统治者、大臣或其他贵族,在冬天也不时地,或经常地举行这种集会,把有名的故事家请来讲述故事。在这种集会上,除了王族的人之外,王国的臣民们也被召来参加。巴尔蒂斯坦还有一个普遍的传说,如果某个人或故事讲述者能够完整正确地讲述盖瑟尔的故事,盖瑟尔就会出现在他的梦里,向他表示自己的高兴,盖瑟尔还会对他说,为了奖励他讲得完整准确,某地为他放好了奖品,可以去取。据说从前有几个讲故事的人得到过捻角山羊,它们在盖瑟尔告诉的地方,角互相纠缠在一起,无法逃脱。从统治者到平民百姓,都对这一传说感到无比的兴趣,从中汲取教训。他们熟记其中的比喻和诗歌,广泛用于日常生活。音乐家、马球手和统治者都能记得传说的韵文部分和音乐,应用于不同的场合,或表示劝诫、赞扬、谴责,或传递信息,交流意见,或表示玩笑。巴尔蒂斯坦的两个著名古典剑舞“乔戈巴莱苏尔”和“加舒巴”就是按照《盖瑟尔》的有关韵文部分的乐曲编成的。这两种剑舞还有一些相关的历史事件。“乔戈巴莱苏尔”编入了12支乐曲,而“加舒巴”编入9支乐曲。出色地、有含义地使用这一传说的韵文部分的乐曲已成为隆格尤尔的一种传统,延续了许多世纪,至今犹存。这种传统在某种程度上使这一传说在该河谷保存下来。在这里,凡马球比赛获胜,该球队队员都要骑马来到坐在球场一边的音乐家面前,围成半圈,上下挥舞球杆,同声呼喊“呀呀呀呀呼”。然后,一个队员朗诵盖瑟尔传说某一韵文部分的首句,并对音乐家们说,请他们为对方球队队员演奏这一段的音乐。音乐家们便全力以赴,演奏三四段曲子。在这种场合唱的歌曲往往带有嘲笑、谴责、戏弄的意思,用以奚落对方到球队的每个队员轮流这样做一遍,听了这些,输了的一方火冒三丈,发誓要在下次比赛中打赢他们,以报复这种奚落和嘲讽。如果下一次他们胜利了,也用这种方法报复对方。这样,这种方法和传说的有关韵文部分不但给马球运动增加了生气,也给运动员的斗志以一种强有力的刺激。这种习俗也为保存《盖瑟尔》的一些韵文部分起了重要作用。因为每个马球手都要这样做,所以,他就必须听盖瑟尔的故事,记住其唱词、曲调、含义和使用的场合。这一切便都成了保存这一民间文学的有利条件。

巴尔蒂斯坦还有一些地方和事物与盖瑟尔有关。如隆格尤尔有一个古老的村子赫尔达斯,村子附近有两块高耸的岩石,两块岩石互相依靠,被称为“蓬格都”,意为“岩石搭的住所”,被认为是盖瑟尔的出生之地。隆格尤尔的一条公路上有一块大石头,上面曾长出一株野生植物,后来又枯萎了,人们说,这是盖瑟尔的箭射中了这块石头。有些石头被认为是盖瑟尔的马鞍。在哈伯罗河谷的戈格同,有一块大岩石,上面有许多弯弯曲曲的纹路,人们说,这是盖瑟尔的火枪和水烟壶,年深月久,变成了石头。在隆格尤尔的东戈斯村,印度河上有过一座古老的悬索桥,这座桥现在只剩下了遗迹,可人们说,伯隆莫被劫走之后,厄布东布和突厥国王伯拉格阿尔代的大臣就在这里交过手,厄布东布杀死了对手。在桥址附近一瀑布的上面,传说是盖瑟尔强行和伯隆莫性交之处。岩石上从上到下有一条红线,说那就是当时伯隆莫流的血,斯卡杜河谷纳尔村的河上有一极窄的峡谷,传说这就是当时以箭一般的速度开、关的“希里木石门”。盖瑟尔去找突厥国王以夺回妻子伯隆莫时,曾走过这座石门。如果我们看一看地图,便可以知道纳尔村的这一河谷是斯卡杜和喀喇昆仑山这一边通往突厥斯坦的最近的道路。如果顺这条河谷向北走,只要两天多就可到达希格尔的巴拉尔杜河谷的最后一个村子琼戈,而一般的路要走五六天。这条路不仅短,而且安全,谁也看不见。但这条路对于驮物的牲畜和老人是无法通行的,只有敢于冒险的人才走得了。斯卡杜河谷有一古老的村子拉吉亚尤尔,按照一些传说,在古代(约10至11世纪的勃律王国时),该地是这一地区的首府,同时也以“盖瑟尔的马球场”之名著称。在希格尔河谷的巴拉尔杜河边,琼戈村和阿斯戈里村之间,有两孔温泉,泉间有一高地,看起来是石灰岩水溶而成。传说这是拉吉久久那座火漆宫殿的遗迹。此外,巴尔蒂斯坦还有许多有关的传说,本文不再赘述了。这里的老人和一些老猎手还说,盖瑟尔和伯隆莫是永生不死的,他们住在喀喇昆仑山脉的群山和冰川上,有时,伯隆莫给迷路的猎人指点归家的路途,还劝说他们不要再来山里,以免打扰盖瑟尔的休息。

编辑:东知才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