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尔蒂斯坦地区流传之《盖瑟尔》传说概况 6

2016-03-24 中国藏学   [巴基斯坦]S•M•阿巴斯•加兹米 陆水林 译

六、其他语言及伊斯兰教对《盖瑟尔》传说之影响

如前文所述,伊斯兰教于14世纪传入巴尔蒂斯坦,与此同时,伊斯兰文化和波斯文化也开始传入。尽管伊斯兰教和伊朗文明的汹涌浪潮严重地影响了巴尔蒂斯坦的一切事物,但《盖瑟尔》的传说却屹立在完整坚实的基础之上,面对巨大的风暴而巍然不动。19世纪,更加伊斯兰化的乌尔都语文化开始从印度传入,产生了相当的影响。一些巴尔蒂人或者出于对伊斯兰教的信仰,或是为了时髦,在口头语中使用许多波斯语和乌尔都语词汇。同样,成千上万从四面八方来到巴尔蒂斯坦定居的人也发挥了自己的影响,从而给这里的语音带来了突厥、布鲁沙斯基、希纳等语言的词汇。因为这里没有书面的《盖瑟尔》,只靠口头传承,因而不断渗入了非巴尔蒂语(非藏语)的词汇。粗略的估计,渗入的希纳语词汇比布鲁沙斯基语和突厥语词汇要多。其证据可以从传说中特有的精灵的名字中找到。例如,盖瑟尔命令突厥国王波拉格阿尔代宫殿前面的几个精灵“叶恰洛米恰洛”,让他们把聚集在那里的突厥士兵消灭掉。这些精灵就这样做了。在吉尔吉特欣族地区,人们相信一种叫“叶楚洛”的精灵。人们认为这是一种隐身的精灵,一般都是女性的,其身躯极小,可有益于人,亦可有害于人。晚上,人们可以听到她们不停地敲打大地的声音。至于两者之间的差别,笔者认为,当一种语言的某个词进入另一种语言时,其音素或音调总会发生变化,再加入了数百年的时间,这种变化更不值得奇怪了。现在,人们已经开始在这一传说中使用英语词了,但可喜的是,巴尔蒂斯坦的《盖瑟尔》中的韵文部分至今没有渗入非巴尔蒂语词汇,保留着古老的形式,但其散文部分已受到相当的影响。

巴尔蒂斯坦的穆斯林毛拉们为了从人们头脑中消除这一传说和盖瑟尔的影响,说盖瑟尔实际上是魔鬼“德贾尔”的别名,现在被关在拉达克Chang Thang,平原上一口极深的枯井里。他每天从晚上到早晨都用自己的箭来搭梯子,想爬出来。但每次都因为梯子断裂而掉入井底。如果有朝一日他逃出深井,就会在世界上传播罪恶,使人们背离真主。为了消灭他,真主将使隐遁的第十二位亦即最后一位伊玛目出现,第十二位伊玛目将和德贾尔进行激烈的搏斗,最后将其消灭,并使世界充满善行和公正。然后才是世界末日。通过这个故事,毛拉们企图把盖瑟尔变成有形的恶魔,再使其和穆斯林最神圣的力量——什叶派所坚定信仰的真主在世上的副手、人类救星——相较量。但是,这个故事实际上毫无基础可言,对人们毫无影响。盖瑟尔的形象仍然活在人们心中。

译者附注:本论文原文为乌尔都文,1989年6月20日收到。译完后又据作者7月14日来信就译者所提问题的答复作了补充,论文题目亦系译者所加。个别遗漏者由译者据乌尔都文作了补充。

编辑:东知才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