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赴青南支教结缘

2020-01-07 青海日报   段 浩

2018年9月,我又一次踏上了支教的旅途,此次支教是我第二次赴青南地区进行支教工作。第一次,在玉树,以一个教师的身份;第二次,在黄南,以一个教研员的身份,缘分就在一次又一次的互相成全中彼此相融。

第一次支教是在玉树,面对当地的孩子,我曾经迷茫、困惑,从备课到教学,从课堂到课后,从习题到作业……一切的努力都是值得的,最后一次期末考试,所带班级学生的成绩普遍平均提高了3—5分,这让我很欣慰。

在和学生的教学互动中发现孩子们的优点,除了有端正的学习态度,还有超强的动手能力。一次放学后,高二文科班的孩子们不小心把教室门的门锁弄坏了,在我不知所措的情况下,班长扎西带着几个男同学三下五除二,你拆我取他拼接,不到一会儿,锁子又奇迹般地修好了,竟然没有用到任何工具,徒手解决!这不能不让我由衷地佩服孩子们的聪明才智。

还有一次晚自习课前,高二文科(1)班非常吵闹,那天刚好是我带晚自习,早早过去,就看到他们正忙得不亦乐乎。孩子们在班长尕丁南加的带领下用木板做着什么,我问他们在做什么秘密工作,他们笑笑不语,等到晚自习上课了,学生们停下了手里的活,其中有两个男生一前一后抬着个东西到了讲台上一放,说“老师,这个送给你啦!”我一看原来是个木制轿子,一下子,我噗嗤笑了出来,“原来你们在做手工啊!”没想到,孩子们竟然会把这个特殊的礼物送给我,一定是对我支教工作的鼓励和肯定吧!

每每想起这些事情就很怀念那段支教的经历与生活。玉树虽然地处偏远,但我的心是那么火热,来自高原的呼唤成全了我因支教和孩子们的第一次缘分。短短一年的支教结束了,我带着孩子们离别时赠送的祝福卡片,又带着些许遗憾回到了原单位。

如果说老天还在眷顾我,那毫不为过!第二次机会让我又可以继续追逐我的支教梦。这次学校选派我来黄南进行教研支教。此时妻子有孕在身,支教期间孩子出生,虽万般不舍、难以照顾,但还是咬牙坚持下来,接受学校的安排,完成支教工作,也算是再续前缘。

2018年底到泽库县、河南县开展“黄南州四县教育教学检查督导工作”。了解到河南县宁木特寄宿制中心学校的教务副主任李老师,用九年的时光陪伴孩子们的成长,并将一如既往地扎根于高原偏远地区的小学做基础教育。当问及她怎么不为了家人团聚调整下工作岗位时,她笑笑说,“这里也挺好的,和孩子们在一起很开心,虽然地方偏远,环境有点恶劣,看到孩子们对知识的渴望,对外在世界的渴求,不忍心,也舍不得走,慢慢地自己也习惯了,在哪里都是一样的工作,没有什么的。”听到这些话后,一种敬仰之情灌彻身心。

在调研过程中,遇到一件事让我十分感动,有个小女孩父母离异、天生残疾,只有爷爷奶奶照顾,平时多数时候在学校,我们到学校后发现小女孩头上竟然有虱子,督导组一行里的教师科华措科长、教育科卓玛科长还有局里的达日吉会计,竟然毫不犹豫挽起袖子,倒了热水就给孩子洗头发,还给她扎了一个俏皮可爱的辫子,一切都是那么自然而然,就像是对自家孩子一样。我们临走的时候,小女孩拉着她们的手不让走,磕磕巴巴地说着“留下来,不要走”(汉译),看到这一幕,我眼里的泪珠在打转。我在想,如果我的孩子能够遇到这样的老师,那也一定是幸福的。

虽然事情很平常,但她们用实际行动诠释教育者的爱和付出,这是教育人的自觉品质,也是做教育者的高贵气质,我们做教师的,就应该要有一种舍己为人、人先己后的精神,给每个孩子插上飞翔的翅膀。我对自己的职业认知,又一次深化了。

从第一次的教学到这一次的教研,作为青年教师的我,由兴奋到留恋,从困惑变沉稳。第一次主要面对学生,这一次主要面对教师。从教学到教研,从实践到实践后的问题分析及理论总结,对我来说是一次挑战!初次支教,我还是个毛头小伙子,这一次,我已为人父,支教就同我的孩子一样,在我的人生岁月中慢慢成长。我也在支教的过程中不断学习,努力成长。

编辑:加毛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