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拔4500米上的坚守

2020-02-14 西海都市报   赵俊杰

“能不能再多留一天?”

“单位实在缺人,我必须回到岗位上,请原谅我。”民警娘吉扎西轻声地回答妻子。

1月30日晚上,单位通知上班的消息后,娘吉扎西没有推辞,他把待产的妻子托付给父母。次日,娘吉扎西从老家循化撒拉族自治县出发,深夜11时赶到果洛藏族自治州达日县。从循化到达日,行程八百多公里。疫情当前,娘吉扎西准时出现在了值班点——桑日麻帐房检查站。

(一)

2月10日,果洛玛域草原又下雪了。

海拔4500米的达日县桑日麻帐房检查站,娘吉扎西和同事在检查过往车辆。

桑日麻检查站,设在国道345线3239公里处,地处青海达日县与四川石渠县的交界。自临时抽调到桑日麻检查站以来,娘吉扎西一直驻扎在这里。

“桑日麻检查站地处两省交界,过往的车辆比较多,我们15人24小时全天守在这里。”娘吉扎西说,相比查车时遇到的困难,恶劣的天气更对他们的工作带来挑战。

太阳落山后,山上变得异常寒冷,娘吉扎西和同事隔一段时间到路上轮流换岗。狭小的帐房里,即便生着炉子,脚底也发冷,冰冷的寒风不时从夹缝里涌进来。

娘吉扎西说,晚上值班要全副武装,冬帽、手套从不敢离身。即便在帐房内,冬帽要一直戴在头上。

2月3日深夜,两辆车打破了桑日麻检查站的宁静。

这两辆车是带班组长民警班杰发现的,其中一辆车是青海的,另一辆是四川车牌。当晚,班杰吩咐娘吉扎西和其他民警了解清楚两辆车上的人员情况。询问过程中,两辆车上的人员口径一致。

凌晨两点了,娘吉扎西和同事隐约感到这事不寻常,但又苦于没有足够证据。在班杰的再三询问下,两辆车上的人终于说出实情。原来,当地的几位牧民,准备趁夜色带几名四川籍的牧民绕开桑日麻检查站出省。

那天晚上,娘吉扎西和同事耗时6个小时,查清了两辆车的动向。等他们回到帐房时,东方微微发亮了。

娘吉扎西说,检查站的海拔高达4500米,空气稀薄,行路都比较困难。面对疫情,娘吉扎西和同事克服重重困难,没有一人被眼前的困难所吓倒。

(二)

在驻守桑日麻帐房检查站的日子里,利用轮班休息时间,娘吉扎西和同事还前往附近的牧民家里宣讲疫情防控措施和知识。

“前往村里的路上雪厚,车不通的地方,只好骑着摩托车前行。”娘吉扎西说,草原上牧民居住分散,从一户牧民家到另外一户,有时候需要二三十分钟,他们尽量将疫情防控措施宣讲到户。

单调的工作环境里,娘吉扎西每天重复着同样的工作。即便如此,在他看来这些都是值得的,也是应该做的。娘吉扎西说,相比冒着生命危险奔赴前线的医护人员,他吃的苦算不了什么,不值一提。

在桑日麻检查站,娘吉扎西还不忘给同事打气,鼓励自己。娘吉扎西说,自己唯有拼命地干工作,才对得起临产的妻子和即将出世的孩子。

疫情就是命令,防控就是责任。灾难面前,当人民群众需要时,作为一名人民警察,没有丝毫推辞的理由。娘吉扎西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

(三)

“能不能再多留一天。”

夜深人静的时候,娘吉扎西常想起离家时妻子对他说的话。娘吉扎西说,妻子说这句话的时候,双眼噙满泪水。

“妻子生头胎的时候,难产留下了阴影。此前常对我说,生二胎的时候一定让我陪着她。”娘吉扎西说,他是1月24日晚上陪妻子从达日出发到循化老家。到老家后,妻子身体不适,往医院跑了好几趟。现在过了预产期,妻子还未生产,他担心、紧张。

娘吉扎西本想着陪妻子生产,共同迎接小生命的到来。面对疫情,他把妻子托付给了年迈的父母,自己立即赶回单位。

1月31日,娘吉扎西只身开车前往达日。到泽库的时候,娘吉扎西停车找饭馆吃午饭,饭馆都关门了,他只好又开车赶往达日。那天,娘吉扎西开了11个小时的车,到达日县城时累瘫了。

下班回到帐房,即便再累再苦,娘吉扎西总是和妻子视频聊天,聊眼前的工作、未来的生活,鼓励妻子要坚强。看到妻子会心的微笑,娘吉扎西心里的愧疚有了一丝安慰。

编辑:梦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