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孜州文学创作的昨天、今天与明天

2019-05-10 甘孜日报   列美平措

甘孜州文学创作的昨天、今天与明天

永不褪色的文学梦

在《贡嘎山》杂志的三十七年

res01_attpic_brief (1).jpg

2018年贡嘎山杂志社藏汉文笔会会场。《贡嘎山》杂志社/图

贡嘎山杂志社,1980年经四川省委宣传部批准创刊,1981年出版汉文试刊2期,藏文试刊1期,1982年汉文正式出版季刊,藏文半年刊,到本期汉文已整整200期了。藏文也过了100期。我从1982年7月大学毕业分配到贡嘎山杂志社至今,参与了总第2期的校对和第3、4期合刊的编辑工作,也就是说除了前3期,我参与了创刊以来的所有编辑工作。无论是已经退休的,还是现在在这个单位工作的,没有任何人比我在这个单位的时间更长。作为一个37年的老编辑,在200期到来之际,有必要将贡嘎山杂志社的前前后后,告诉所有关心过贡嘎山杂志社的朋友们。

艰难岁月(1993年至2011年)

1993年以前,当时主持刊物工作的副主编马淑湘想退休,她找到我,让我参与贡嘎山杂志社领导的竞选,因为当时担任主编必须是中共党员,我只提出了一个要求,参加民主竞选可以,但必须是竞选主编,如是副主编,我就不参加民主选举了。经过甘孜藏族自治州委宣传部同意,我参加了竞选,并以7比1的绝对优势当选贡嘎山杂志社主编。

文学热闹的时代过去了,虽然《贡嘎山》杂志一直是财政全额拨款,但进入九十年代后办刊经费一直没有增加,8期刊物只有不到4万元,员工们更是除了每月8元的奖金外,没有任何的额外收入。针对这样的现状,我想了各种办法,找老板,找合作,《贡嘎山》杂志只有主编,没有社长这个职务,我想到下海去闯海南的胡杰,给他社长这个头衔,他为我们提供经费,就这样单位员工,每月增加了100元的收入,又和《甘孜报》的记者们合作去县上拉专版等。这时《贡嘎山》汉文版只有贺志富和我两个编辑,作者队伍也严重萎缩,下海的下海,当官的当官,很多作者都不写东西了。九十年代初,全省公开出版发行的汉文刊物,只有《贡嘎山》还是季刊,其他的都办成了双月刊了。为此我和几个热爱写作的作者商议,请他们加入到编辑队伍中来,于是我聘请欧阳美书为编辑部主任,聘请冉仲景、陈思俊、李东辉为编辑,李东辉还兼任出纳。同时,我鼓动文联常务副主席翁日加成立了甘孜州文联姑咱地区文学学会,作为州文联的直属协会,由欧阳美书担任会长,将我州的康定民族师专、卫生学校、财贸学校、工业学校、林业技术学校等几所大中专学校的师生组织起来,办文学社,搞诗歌朗诵比赛等,这为我州青黄不接的队伍续上了一口气。为节约成本,我们跑印刷,当时康定县印刷厂还不具备印刷刊物的条件,我们想各种办法,为节约成本将刊物拿到康定县印刷厂印刷,终于在1994年将《贡嘎山》杂志汉文版办成了双月刊。我们每个人都尽心为作者服务,给来稿作者回信改稿,为节约成本及补贴几个特邀编辑,想出了来稿中附上1元人民币就必回复的办法,引来了全国各地大量的来稿,除了回复作者外,我们还用这些经费,办了一份《贡嘎山诗歌报》,这个报纸出版了四期,在校园诗歌作者中产生了不小的影响,被《诗刊》杂志一次就选载了八位学生的诗歌作品。

从培养甘孜藏族自治州基本作者着手,同时我们还关注全国各地的作者,在刊物上专门开辟了青年作家作品选这个栏目,发表了许多当时还名不见经传,而今在全国都很有名气的作家作品。

1995年,因欧阳美书下海经商,陈光文调到刊物担任编辑,聘任编辑部的工作就此结束,虽然时间短暂,但为《贡嘎山》刊物,为我州的文学事业作出了贡献。

1995年后,我们对于《贡嘎山》汉文版进行了一系列的改版,欲以更加灵活的青春气息,给刊物找出一条生存路子,但印刷、纸张、发行、人工的快速增长,仅有的那点办刊经费越来越不够了,我找到当时的常务副州长刘永富,请他解决办刊经费。在州里财政非常紧张的情况下,刘永福给我们增加了一万元,还不纳入预算,年底才由财政补给。即使这样,经费仍然不够,我们想尽各种办法,卖刊号的事我也干过,只为能够节约印刷费,为此也让当时的文联领导两次陪我在省新闻出版局作了检查。那几年的日子确实很不好过,一味的强调要把刊物走向市场,这也给财政上找到借口,经常说让我们自负盈亏,为此常常与财政的人产生矛盾。我和陈光文去找成都的书商合作,想通过他们的渠道,让杂志走市场发行的路,1998年《贡嘎山》第一期就是这种尝试,这期也是《贡嘎山》创刊以来印得最多的一期,1万5千本杂志,最终还是没有赚到钱,最后处理给三渠道的反而还收回了一些印刷费。之后,我又与书商合作,出版了1998年2、3期合刊的雅文萃,在没用单位一分钱的情况下,我俩把工资全都赔了进去,还是没能将刊物带出困境。我们的种种努力,也被省新闻出版局的期刊处长徐登明看在眼里,他让我不要乱闯,要找认真做文化的公司合作,他建议我们与远近文化公司的杨君伟联系,看能否找到合作的方法。经过1999年的再次努力,我们自身实在无力完整的将刊物办下去,2000年开始与远近文化公司合作,2000年第1期出版了《贡嘎山西部人文地理》,我们都感觉刊物还不错,但远近公司觉得市场收效不大,第2期起改成《贡嘎山西部观察》,1999年,在我再三请求下,州委宣传部批准我辞去主编职务,任命陈光文为主编,但遭到陈光文的坚决拒绝,交了一张假条到成都去了,我又代替他坚守了一年主编的职责。2001年州委宣传部任命贺志富为主编,与远近文化公司的合作仍然继续进行,六期的印刷费用有了着落,刊物为全彩页,我们每期编辑百分之二十左右的稿件,稿费的压力也减少了很多。其他版面只能让给别人了,以“贡嘎山”(西部观察)为名,文化、经济、旅游、西部开发等内容为主,在这样艰难的情况下,我们努力保持着甘孜州的基本文学队伍不散,每期都发表一些小说、散文,我的诗歌栏目,除了基本的作者外,每期都推出一个重点作者的组诗作品。

在全国期刊整顿中,各地的期刊纷纷被砍掉,《甘孜报》都被砍掉一个刊号,藏、汉文报纸共用一个刊号的情况下,我们最终还是保下了甘孜州仅有的两个全国公开出版发行的刊号,为我州保住了《贡嘎山》杂志汉、藏文版两个刊物,在全省仅有的十家文学刊物中,甘孜州占了两个。

2012年至今

直到2010年,州委常务会作出纪要,让财政支持杂志社的办刊经费,《贡嘎山》杂志由州里自己来办,并通过考调解决编辑力量不足的问题,尹向东和雍措通过考调进入贡嘎山杂志社。2011年,经国家新闻出版总署批准,《贡嘎山》杂志汉文版由原来的纯文学刊物改版为文化综合类刊物,在印刷、纸张及编排上,实行了全彩版印刷。2011年底,贺志富年龄到了退休,州委宣传部原部长毕世祥和州文联常务副主席格绒追美与我商议,让我再次担任主编,时隔十年后,我又回到这个熟悉的岗位。时过境迁,内外部环境都发生了极大的变化,虽然经费依然没有达到我们的需求,但至少不再为经费操心太多了。

这又是一次起步,陈光文、高相惠、刘桂萍、贺志富等都已退休,除了我这个“老人”,贡嘎山杂志社已大变样了。

我的编辑思路也得重新调整。但骨子里的为我州培养作家的使命却从没改变过。州文联也换了领导,格绒追美从文化局调来担任常务副主席,作家出身的他,自然知道刊物的重要。过去的日子,刊物与文联的配合不是很多,现在格绒追美来了,我们自然地配合着文联的工作,从封面到内文都进行了改版,摄影、美书、书法都有栏目,基本上将我州比较好的摄影家、美术家、书法家的作品,在刊物上进行了全面展示,州文联下面的作协、摄协、美协、书协等都与《贡嘎山》杂志产生了密切的联系,杂志社起到了梳理队伍、弘扬文化、扩大我州影响的作用。

而我们要做的最重要的工作,还是培养作者。2013年,还是泸定县委常委、宣传部长的陈明凯联系了大岗山电站的领导,第四届《贡嘎山》笔会在石棉县境内的挖角坝大岗山电站召开,电站为我们提供餐食优惠住宿,我们为电站宣传并培训新闻作者。这是继1992年以来21年后召开的又一次笔会,也是《贡嘎山》杂志唯一一次不在州内召开的笔会。这次以汉文作者为主,邀请了从我州走出去的作家嘎子、诗人冉仲景、《甘孜日报》副刊责任编辑杨丹叔等举办讲座,这次笔会有扎西为代表的三位藏文作者参加。2014年,第五届笔会在泸定磨西海螺沟管理局召开,这次笔会虽然也是以汉文作者为主,但藏文作者增加到了6位,格绒追美和我与参加笔会的藏文作者座谈商议,能否将藏文刊物办成季刊和召开藏文笔会。(因为经费、人员等问题,1994年就已批准为季刊的藏文,只在1995年一年办成过季刊,藏文编辑只有岑琴一人,其间先后有邓珠拉姆、格桑曲批、布洛、益西等特邀编辑参与到编辑工作中来),笔会期间,我州作家诗人郭昌平、达真、窦零、欧阳美书等举办讲座。参加笔会的藏文作者们热情很高,我们请《甘孜日报》副总编辑扎西出面担任《贡嘎山》杂志藏文版执行主编,借调郎加到编辑部参与编辑工作,色达的东珠主动请缨,会上决定,《贡嘎山》杂志藏文版在2016年起办成季刊,2016年夏季在色达召开藏文笔会。

2015的海螺沟笔会,也是《贡嘎山》杂志的转折点,这次笔会,解决了藏文刊物的问题,也为我州今后的藏汉文创作均衡发展打下基础。

2016年,藏文刊物如愿办成了季刊,藏文笔会也如期在色达召开,以色达为主,兼及州内各地作者,参加笔会的藏文作者超过百人,笔会邀请了我州的格萨尔专家益邛和两位青海著名藏文作家扎西东珠、尖梅朵授课。这是我州藏文文学创作的一次盛会,宣传了刊物,扩大了队伍,增强了信心。继2016年藏文刊物办成季刊后,2017年我们再进一步将藏文刊物办成了全彩印双月刊,并在康定继续举办藏文创作笔会,继续邀请全国知名专家教授作家扎巴、索朗加、根秋多吉来讲课。通过连续两次的藏文笔会,建立起了一支稳定的藏文创作队伍。

2017、2018连续两年,在甘孜州新闻出版局的经费支持下,我们举办了藏汉文作者参加的泸定笔会和康定笔会。

在康定笔会,邀请了《四川文学》副主编卓慧、《星星》诗刊编辑黎阳、《剑南文学》主编王德宝、《草地》主编蓝晓梅等作家、诗人等讲课座谈,西南民族大学的教授德吉草,作家东曲西、格尼也举办了讲座。贡嘎山杂志社的藏、汉文编辑们都参加主持并讲课,编辑们自身得到了很大的锻炼。

2017年、2018年,《贡嘎山》杂志藏汉文版从征集、选稿到后期评审,积极参与理塘仓央嘉措诗歌节的活动。

2018年,在州委宣传部相洛部长的督促关心下,《贡嘎山》藏汉文杂志编辑和相关工作人员,先后走进四川省藏文学校、四川民族学院、康定市新都桥藏文中学,发掘了校园作者,扩大了刊物在学生中的影响。

2012年起,《贡嘎山》杂志藏、汉文版每年都评选出年度优秀作品奖,除文联和贡嘎山杂志社的人员不参加评选外,有近百人获得了年度优秀作品奖。

纵观37年的编辑生涯,因为热爱,我始终坚守在《贡嘎山》编辑的这个岗位,八十年代中后期,四川民族出版社、《星星》诗刊、《四川文学》等刊社都曾向我发出过邀请,州里相关领导也动员我去县上担任党外人士副县长,我也有过动摇,但最后我还是选择留在了贡嘎山杂志社。除了坚持自己的诗歌创作外,我将所有的经历都投入到培养甘孜州及藏区的文学作者上来,上班谈的是文学,下了班依然是与喜爱文学的作者们在一起。我的老宅曾是作者们的长聚之地,很多作家和我州的作者都在自己的文章中提到过它。就像诗人窦零说的“固守家园是一种高尚的罪恶”,我依然愿意在这样的“罪恶”中再坚持到退休。回顾从21岁分配到贡嘎山杂志社,至今我也快到58岁了,从参加工作到退休都从未变动单位,在全国的出版系统里,也应该是很少的。

2019年,注定是《贡嘎山》杂志非常有纪念意义的一年,藏文杂志已经100期了,本期汉文也到200期了,在六月,我们将以隆重方式举办多种活动来纪念双百期。

编辑:子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