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史昭昭】十世班禅大师与拉卜楞寺

2019-01-28 中国西藏网   王茜

新中国成立后,十世班禅作为一位伟大的爱国宗教领袖,拥护中国共产党,奔波于包括拉卜楞在内的广大藏族地区,曾先后四次驾临拉卜楞寺,举行宗教活动和视察民族宗教工作,对民族团结进步、社会稳定产生了积极而深远的影响。

图为拉卜楞寺。 来源:中新网

1951年首到拉卜楞

拉卜楞寺第六世嘉木样•洛桑久美•图丹却吉尼玛曾在悼念十世班禅时回忆,1951年,十世班禅从塔尔寺被迎请到拉卜楞寺,遵循拉卜楞寺认定活佛转世灵童的传统习惯,认定于1946年圆寂的第五世嘉木样活佛的转世灵童。当时认定书写到:“经班禅额尔德尼大师卜算决定,六世嘉木样生在青海刚察贡玛部落,父名道俄合,母名才让卓玛,佛为周本塔。”第六世嘉木样活佛说,“这个被认定的灵童就是我,我的法名也是班禅大师赐予的。”

甘肃省藏学研究所有专家认为,十世班禅此举“以完整的程序保证了灵童产生的公正性,统一了政教上层的内部意志,安抚了僧俗教众的思想情绪”。

1955年二行拉卜楞

1955年4月16日,十世班禅进藏途中以全国政协副主席和宗教领袖的双重身份专程前往拉卜楞寺视察。他发表讲话,阐述解放以来藏区取得的成就,歌颂党和政府的阳光政策,强调民族团结,号召甘南各族人民拥护党和政府的英明领导。他说,“希望我们大家都拥护宪法,遵守政府的政策和法令,更进一步地加强各民族的团结。”

图为1955年3月9日 十世班禅在国务院全体会议第七次会议上发言。翻拍自《班禅额尔德尼评传》

1953年甘南藏族自治区(州)成立后,各项建设事业稳步推进,社会面貌积极变化,十世班禅此次拉卜楞之行,及时传达了全国两会的重要精神,宣传了党在民族宗教方面的方针政策,强调了各民族之间相互帮助团结的重大意义,并以自己的讲经传法印证了党的宗教信仰政策。

其后几天,班禅大师接受信众祈请,在拉卜楞寺夏季辩经林苑举行大型法会,还进行相关政务活动和宗教活动,与各级党政领导会面,了解社会情形;为僧俗群众摸顶赐福,满足他们的精神愿望;拉卜楞寺大僧会熬茶供饭,发放布施。23日,班禅大师结束在拉卜楞寺的各项活动,启程回归西藏。

1980年三行拉卜楞

1980年8月,十世班禅在全国人大五届三次会议上当选为副委员长。他受党中央和全国人大的委托,对青海和甘肃藏区进行了改革开放初期的第一次工作视察。11月23日,班禅副委员长从青海循化来到夏河,听取工作汇报,为僧俗民众摩顶,召开宗教座谈会,视察学校等。他讲到,“中央领导同志非常关心我们各少数民族人民,非常关心各少数民族地区的四化建设事业,并问候各族人民。”

班禅大师亲临藏区阐述政策、现身说法,凝聚了各族各界人心,使人们对生活前景充满信心。

1982年四行拉卜楞

1982年是班禅大师最后一次来拉卜楞寺。从9月20日抵达拉卜楞后长达一个月的时间里,班禅大师对甘南藏族自治州的全部7个县进行工作视察,他深入户、村、乡,亲身体察社情民意。

班禅大师曾在视察夏河县藏族中学时发表讲话:学生要学好,老师要教好;要德智体全面发展,争做三好学生。还就如何提高民族教育质量向师生们提出殷切希望。在他的带动下,当地宗教上层人士普遍提高了认识,纷纷以各种形式关注或者支持教育事业,如拉卜楞寺的贡唐活佛说过“对于藏族人民来说,经济要发展,社会要进步,生活要改善,关键是教育。”

1989年1月上旬,十世班禅大师在拉萨大昭寺朝拜后留影。 来源:中国网

直至班禅大师圆寂前夕,还应第六世嘉木样和贡唐仓活佛等拉卜楞寺诸位活佛、喇嘛请求讲了一次经。“据我所知,除(1989年1月)26日又为群众摸顶外,这是大师生前最后一次较大的佛事活动。”第六世嘉木样说,得知班禅大师圆寂,他从成都赶到日喀则,为大师叩头念经祈祷,“作为班禅大师的弟子,我们只有继承大师遗志,爱国、爱教、爱民族,拥护共产党的领导,这是对大师的最好纪念。” (中国西藏网 综合/王茜 参考资料:西藏民族学院学报《十世班禅四次拉卜楞之行及其历史意义》、《中国西藏》杂志1989年等。)

编辑:梦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