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分到40亩地”

2019-05-08 西藏日报   桑邓旺姆 陈志强

“我家分到40亩地”

—记翻身农奴、洛隆县孜托镇加日查村村民加永巴旦

1.jpg

图为加永巴旦和孙子洛松平措在自家客厅里。 本报记者 桑邓旺姆 陈志强 摄

加永巴旦,男,生于1947年3月,现年72岁,昌都市洛隆县孜托镇加日查村村民。民主改革前,加永巴旦一家人都是噶亚·布琼家族的“差巴”。民主改革后,加永巴旦一家分到了房子、土地、牲畜。现在,加永巴旦一家四口住着占地300平米的藏式房屋,屋内宽敞明亮,家具家电一应俱全,一家人生活其乐融融。

记者见到加永巴旦时,72岁的他依然身板硬朗,精神抖擞,说话响亮而有力,上下楼梯毫不费力。他说:“我小时候经历过旧西藏的苦,现在体会着新西藏的甜,对比这两种生活,简直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

1947年,加永巴旦一出生便是农奴,一家九口人在当时孜托镇最大的农奴主噶亚·布琼家族当“差巴”,世代背负着无法上缴完的赋税。

加永巴旦回忆说:“我从记事起,家里人便为了交税而奔波,如果不能按时交税就会被农奴主关进监狱。我的爷爷遭受过农奴主残酷的压迫,有一次因为一点小事,农奴主拿起棍子狠狠打了爷爷的脑袋,当时脑袋就出血了,走了一段路便倒在了路边,幸好周围有人路过把爷爷带回了家中,将近一年的时间,他都瘫倒在床上。”

“1959年,民主改革开始,我家分到了40亩地、20头牲畜、有7间屋的房子,还有衣服、食物等,每家每户欢喜得不得了。”加永巴旦告诉记者。

之后,加永巴旦去上了学,又当了老师、村干部等,现在虽然已经离开了工作岗位,但回想起解放军给予的新生,他便一直努力做着力所能及的事情,“如果不是共产党的恩情,我们这些一辈子被定性为农奴的人怎么可能过上现在这样幸福的日子!”

加永巴旦经常对身边的人说,要时常怀着感恩的心,做人不能忘本,要坚决拥护党的领导,听党话、跟党走。

如今,加永巴旦和妹妹、女儿、孙子、孙女一起生活着,通过老党员的补贴和挖虫草、卖粮食、卖葡萄等收入,一年有6万多元的收入。“今年,我的孙女当上了老师,我想今年家里的收入会更可观。”加永巴旦说。

忙碌了一辈子的加永巴旦如今也终于歇了下来,住的房子是2006年安居工程重修过的,上下两层,有七、八间屋子,儿孙们很孝顺。

从农奴到翻身做主人,再到现在美满幸福的生活,60年来,加永巴旦见证了民主改革的伟大历史进程,当看到电视上播放着百万农奴受尽苦难终得甘霖的画面时,加永巴旦感同身受:“我们以前就是遭受着这些苦难过来的,现在看到电视上播的这些画面,仿佛身在其中,我想不管是我们这些亲身经历过那个黑暗时代的人们,还是现在生活在光明里的后代们,都应该做到牢记历史、珍惜现在!”

编辑:拉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