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风拂来美梦圆

2019-02-18 青海日报   公保安加

在中国建设银行黄南州支行排起“长龙”等待办理业务的人群中,更藏措心中的焦急在她举手投足间表露无遗——左手提皮包,右手捧着手机,侧着身伸长了脖子看着前面,期间还不忘接听手机……

是的!更藏措很忙,尤其是自从姐妹们成立同仁巾帼民族手工艺品生产专业合作社以来,她便更加的忙碌起来了。

更藏措出生于黄南藏族自治州同仁县吾屯的一个“唐卡世家”。如今,身为“热贡民族文化妇女手工编织基地负责人”和“同仁巾帼民族手工艺品生产专业合作社理事长”,对于42岁的她来说,她的成长历程与热贡艺术产业的发展一样,写满了改革开放的深刻印记。

“我是一个幸运儿。”更藏措依稀记得自己小时候母亲常用羡慕的眼神,教育贪玩的她:“遇到了这么好的时候,你要是再不努力,就太冤枉自己了!”

即便是这样,遥想当年,对于那个平凡的家庭来说,由于孩子多,生活依然停留在温饱。因此,初中毕业的更藏措也不得不辍学回家充当劳力。

吾屯被誉为“唐卡村”,热贡艺术的气息总是在这里最为浓郁。说起唐卡绘画,一如母亲当年羡慕她一样,更藏措也对今天手持画笔,将五颜六色的矿物颜料在洁净的画布上勾勒成一幅幅栩栩如生的艺术品的女孩们充满了羡慕。

“我从小梦想着像哥哥们一样学习唐卡绘画,长大了当一名唐卡艺人,但那时候,作为一个女孩,这些想法也只能是梦想。”在耳濡目染中,出生在唐卡世家的更藏措,从小对画唐卡充满了兴趣。然而,那个年代热贡唐卡技艺传男不传女的严明“行规”,将充满朝气的更藏措拒之门外。

等她长成了大人,老一辈唐卡艺人的这种“行规”和“讲究”在改革开放的春风里悄然发生了变化,很多女孩子都拿起了画笔,遗憾的是更藏措已经过了学习唐卡的黄金年龄。

“这时候再拿起画笔从头学习唐卡技艺已经很难了,所以我常常拿起针线绣一些简单的刺绣或者偶尔帮家里人为正在制作中的唐卡上上色来过把瘾。”更藏措说,她从来也没想过有一天自己能实现从事 “热贡艺术”领域的夙愿。但在无形之中,这一变化为更藏措重新打开了一扇通往理想彼岸的大门。2013年初,在黄南州妇联和天津援建指挥部的扶持下,热贡民族文化妇女手工编织基地项目在吾屯落了地,更藏措成为负责人。

基地成立5年来,更藏措和村里的几十名妇女一起研究图纸,一起飞针走线,绣出了一件件精美的艺术品,绣出了属于她们的幸福生活,也为自己圆了从小的艺术梦,亦如唐卡画师们用画笔书写辉煌。“姐妹们学会了技艺,挣了钱,都扬眉吐气了!”更藏措说。

去年,更藏措又多了一个“身份”——同仁巾帼民族手工艺品生产专业合作社理事长。合作社的成立使妇女们的业务从单一的手工编织拓宽至“热贡艺术”的更多门类,她们在这一年拥有了一个更大的人生舞台。

“其实,卸掉‘热贡民族文化妇女手工编织基地负责人’和‘同仁巾帼民族手工艺品生产专业合作社理事长’的担子,我也就是个普通的农民,与姐妹们也一样。所以,是时代造就了我和姐妹们及我们的文化产业。”更藏措微笑着说。

“春风”再度金色谷地,在同仁县热贡唐卡风情小镇的项目规划中,吾屯盘踞唐卡中心地带,将成为热贡艺术产业化发展的新型渡口,这又将为更藏措和她的姐妹们带来怎样的舞台呢?

编辑:加毛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