鸳鸯花海善走如飞的天驹

2019-08-09 青海日报   大庆

鸳鸯花海善走如飞的天驹

——金色门源“浩门马” (下)

“……

火红色的千里马

马背上的好儿郎

扬起鞭追着风

飞纵赛马场

头顶上云飘荡

马蹄下尘飞扬……”

容中尔甲的《牧人之歌》铿锵有力的鼓点踏上马儿带起的风尘飘到耳畔。追着远去的马蹄声,举目远眺,缀生在草原深处一汪一汪的潭湖,倒映着云朵顾盼的身姿,夕阳的余晖映射出五色的花儿,俊俏的“浩门马”在散落的湖边悠然啜饮,飘逸的鬃毛在湖面舞动,顿时,让这一爿银盆盛金花的草原灵动起来!这一片圣地便是游人追寻的仙境,闻名遐迩的“鸳鸯花海”湿地草原——“浩门马”的王国。

“鸳鸯花海”亦称眼睛湖。是中国最美丽的六大草原——祁连山草原的重要组成部分。《西宁府新志》中,以“鸳鸯花海”为名,记载于史册,列为门源古八景之一。据说,这“花海”还跟唐僧西天取经有关。当年唐僧师徒四人去西天取经,路经“万寿山”即与“花海”遥对的高入云端千年不化的岗什卡雪峰。孙悟空在猪八戒的怂恿下偷吃了镇元大仙的人参果,被镇元大仙的弟子狠骂一通,孙悟空心里气不过,一怒之下打翻了人参果树。镇元大仙逮住悟空,让他医活人参果树,否则就不让他们上路。无奈之下,孙悟空求助于观世音菩萨。观音菩萨驾云、坐莲花台来到圣山,用净瓶中的甘露水医活了那棵仙树。不知过了多少年,在当年观音菩萨停放过莲花台的地方,神奇地长出八座山来,一座山就是一瓣莲花,八座山便是完整的八宝莲花台。在八宝莲花山的中间,渗出一汪又一汪泉水,越积越多,后来成了潭湖。在夕阳散落在湖面,就像八宝莲花中间盛开了一朵朵美丽的花,所以,人们就唤作“花海”。“花海”也是高山珍稀水禽的自然保护区,春夏季节,蜂飞蝶舞的“花海”中时有鸳鸯嬉戏,也被称为“爱情鸟的乐园”,这便是美丽传说中的“鸳鸯花海”。

“2011年,‘浩门马’驯养被列为县级非物质文化遗产。2012年,‘门源花海赛马基地’挂牌成立。它是集繁育,驯养、赛马、马术表演、骑马摄影、野营探险为一体的养马基地。”花海赛马基地的马场主马天祥介绍着。从冷兵器时代,马在人类生活中占据着极其重要的地位以及军马养殖的千年历史,直到现代的交通工具大量出现,军马养殖渐渐淡出,乘挽兼用的马则退出历史的舞台,养马业在人们的生活中逐渐萧落。然而,与马有着古老情结的草原人依旧守着自己与马共存的信念。从未消失殆尽的民间赛马会随着时代的变迁和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再度回旺,加上旅游业的兴盛,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接受、喜欢骑马这项运动!随之而来的养马风潮也流行起来。在门源县青石嘴镇上下吊沟村、德庆营村和泉口镇的西河坝村及东部的藏区,民间自发的养走马、驯走马、贩走马的活动蓬勃开展。养马人紧紧抓住机会为“浩门马”的前景重新定位,筹谋新形势下的养马经济。

马天祥和祖祖辈辈生活在这里的草原子民一样,从出生,骨子里就带着与“浩门马”深深的情缘。好马、爱马、懂马的他从此担起了一份责任。基地成立三年内他自己投资举行了两届赛马会,并为获胜选手奖励了不菲的奖金。2015年“门源花海赛马基地”从青石嘴镇下吊沟村北庄搬到皇城乡东滩村安营扎寨, 随之“鸳鸯花海”赛马场名气越来越大。

“浩门马”历史渊源流长,汉武帝在开疆拓土,打通丝绸之路的伟业中,把养马业推上了历史的第一个高峰。他亲理马政,在岗什卡雪峰下建立养马基地,还不惜一切代价获取了出自乌孙的“良马”,大宛的“汗血宝马”与当地马杂交选育,配育出了追风逐电,乘挽兼用的“天马”(学界称为“汉马”)。岗什卡雪峰下的祁连山大草原,从此成了“天马”的故乡。从长安到西域,维系这条丝路主要靠的是驿站和驿马,“一驿过一驿,驿马如流星”。这一时代“天马”也承担起驿马责任。为人们换来了布匹、茶叶、围猎、孳牧、农耕、运输、通驿。为了适应长途骑乘提高骑乘的舒适度,通过选育,“天马”又具备了能走“对侧步”的功能,传至今日称作“走马”。

钟爱“走马”的马天祥说起浩门“走马”津津乐道:“‘浩门马’分‘走马’和‘跑马’,如果说威武勇猛的‘跑马’比的是速度和爆发力,而‘走马’却比的是柔韧、耐力和高姿态。‘走马’,可以说是马中的贵族,它以优美的体态,娴雅的走姿,平稳如舟的快步,温柔和充满灵性的优势博得赞誉。‘走马’的走姿按步伐,可分为‘对侧步’和‘花步’。‘花步’亦称‘大走’,指呈X形交叉同步迈进的步式,这种步伐的马跑起来,前蹄下挖后蹄抵腹;‘对侧步’也叫‘小走’,前后蹄分左右呈Ⅱ字迈进,行进中步态如踢出的正步,腿直而有力,步伐快而节奏分明,骑乘者始终处在一个水平线上,减缓了颠簸劳顿。”

为了振兴“浩门马”业,让“浩门马”有更大的舞台,2017年,在门源县政府的帮扶和支持下,赛马基地从苏吉滩乡、仙米、祁连山脉一带,购进了较纯正的“浩门马”;同时,挖掘民间饲养驯马高手,繁殖驯育较纯正的“浩门马”,优化种群,以期申报“浩门马”品牌,打造养、驯、赛、销、租等为一体的产业链。

“养马,对马背上长大的草原儿女来说是最擅长的。门源有着得天独厚的饲养条件,广袤殷实的大草原,加上青稞、大麦、燕麦,饲草资源丰厚。冬春两季,主要在马厩喂养,夏秋季野外牧养。基本散养的马儿回归草原,回归自然,保持了马的野性,保证了走马的膘肥。‘玉不雕不成器’,好马是驯出来的。马匹满三岁,就要进行上鞍受驯,驯马师要‘调马’。比如上笼套、上辔头(马嚼子),备鞍鞯,再拉着马儿遛上几圈,上马乘骑。能让马骑可不是件容易的事,不被摔几次,骑手与马斗智斗勇几番是驯服不了的。”马天祥分享着自己的养马驯马经验。“瞧,那一匹在赛马会上获过奖的‘走马’!”朝着他指的方向望去,一匹独自傲立在草坪上的马儿,圆润而精悍。其项颈上挂着铜脖铃、额头佩着刺绣面帘、前胸贴着一圈彩线佩饰被打扮得十分漂亮,着实养眼。“这义畜很重感情。一生认得自己的兄弟姐妹,很守长幼尊卑的礼数。它对自己的主人如亲人般信任。”马天祥爱怜地看着他的马说。“我要有事两天不见我的马儿,心里会慌,我的马几天不见我也会焦虑不安。前年的五月份,我忙于当年的赛马会筹备工作,三天没有回家,正巧那时是母马产崽期。那天,媳妇打来电话说,母马生了娃,可不知为啥她三番五次地来家门前低声嘶鸣,好像焦急地找你……听媳妇这么说我心里忐忑不安,抽空赶回家去,结果到马棚一看,小马驹已经死了。母马眼里噙满了泪水,忧伤地望着我,我知道,马儿怀孕一年才能生小马驹,辛苦又不容易。小马驹生下来最怕排不出便,主人会格外关注帮助排出,而那次我也是忙忘了,第一次生孩子的母马也没有经验,但她知道求助我,可是……望着早已没有了气息的小马驹,我和媳妇都陪着母马落泪。”马天祥讲着那个令人伤心的故事。万物皆有灵,我看到一个牧马人从草地里挖出一根嫩长的药草,(据说这是草原上生长的一种有益于牛马防病的甜根草。) 他用手掸掉浮土,像对自家的宠物一般与马嬉戏玩耍,用嘴衔住草尖喂食马儿,马儿小心翼翼地用微厚的双唇轻轻地蹭到牧马人的嘴边接过小草,一边咀嚼一边点着头似乎表达着一份谢意,此时,牧马人脸上写满了幸福,那触动人心的场景透着温情。

赛马会可以说是“浩门马”最能展示自身价值的舞台。2017年8月海南藏族自治州共和县举办四年一届的青海“民运会”。 “民运会”规模大、规格高,马天祥作为门源县赛马队代表,带着20匹“浩门马”参赛。令人欣喜的是他的“走马”和“跑马”均得了冠军,同时在其他竞技类、技巧类和综合类项目中拿了17个奖。尤其是近些年金门源“油菜花节”,七月旅游旺季盛大的赛马会,省内外多家代表队参赛,百匹骏马,齐聚“花海赛马基地”,各方英雄展示神勇的风采,“浩门马”施展独特的绝技,尤其是“走马”争得了不少荣誉。2017年,浩门县政府请有关专家举办了一次“浩门马”鉴赏会,许多“浩门马”马主带着自己的爱马前来参加,通过对马的毛色、气势、神态、骨骼、身架等诸多标准的严格对比,最终评出马天祥的马最符合“浩门马”标准,荣获了一等奖。2018年在政府的支持下“门源县马文化旅游发展协会”正式成立了,作为协会会长的马天祥,有自己更高的要求和目标。同年,马文化旅游发展协会在皇城乡东滩村(浩门马文化产业园)成功举办了“2018中国·门源首届浩门马赛马大会”。有来自内蒙古、新疆、甘肃、云南、青海5省14县15支代表队279匹马参加了比赛。2019年门源油菜花节赛马会上,除了传统的“走马”、“跑马”各项比赛,还有群众喜爱的骑马射击、策马叼羊等各种形式的马术表演,又增加了重温丝绸之路,复古驮马队与游客互动等新的马文化宣传项目。赛马会不仅满足了群众娱乐的精神生活,促进了民族团结和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挖掘和保护,同时也为养马主提供了商机。“在观众震天的欢呼声中,获胜的骏马总会被久久观望等待的买家,铆足了劲捷足先登,抢先把大红绸缎的红挂到马项上,以此表明名花有主了,这骏马被相中了,意味着一场交易,马主能卖个好价钱,养马人期待的就是这一天。”马天祥介绍着赛马会带来的经济效益。赛马会让“浩门马”蜚声遐迩,而“鸳鸯花海”赛马基地的现代走马驮队也是让“浩门马”名声大噪。每年冬季国际滑雪登山队攀登岗什卡雪峰,善走山路,耐力十足的“走马”承担了运输通驿的重任。

各种形式的赛马会及专业驮马业的兴起,让“浩门马”市场需求越来越大,这对当地养马人来说无疑是大好机遇。于是,以养马出名的吊沟村、道牙弯村、拉瓜村、红牙河村等农牧区养马业首先回升,使门源的养马业在实现新的梦想中重新起步,这也为当地农牧民致富带来了一条出路。马天祥说,下一步将成立马术队,充分发挥“浩门马”的“舞马”本领,增添为群众娱乐表演和体育活动中的新项目,充分发挥“浩门马”的优势,推动马文化发展,让“浩门马”这一名马走向国际舞台。

听不够的草原故事,看不够的浩门美景,挥挥手告别温厚的“鸳鸯花海”。牧马人策马扬鞭,飞驰的骏马从万顷草原向我们奔腾而来,风驰电掣般从我们车旁闪过。又一次,骑马归来,马儿昂首阔步,修长的腿,挺拔的身躯,时而走“对侧步”时而走“花步”,犹如舞台上走秀的马模,稳健优美,“走马”绝技尽显无遗,这是给宾客最高的礼仪,也是来自草原最美的礼物!牧马人红彤彤的脸庞挂着纯朴、真挚的笑意,那双黑亮的眸子嵌满了幸福和自豪!

极目青天无边绿,一马飞歌醉碧霄。在牧马人悠长的歌声中,善走如飞的天驹向草原的深处远行,我看到云端拖着雪白色舞裙的少女聆听着飞向天边的牧歌,如痴如醉……

编辑:加毛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