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史昭昭】十世班禅返藏之路(上)

2019-01-23 中国西藏网   孙健

编者按:从九世班禅被迫出走内地到十世班禅返藏回寺的29年里,班禅方面为维护祖国统一、捍卫祖国领土主权的完整,进行了艰难的斗争。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西藏实现了和平解放,班禅顺利返回西藏,并重新获得固有地位和职权。班禅返藏是贯彻执行《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的生动体现,是中央政府成功解决西藏内部问题的重要一页。

1951年5月23日,《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史称“十七条协议”)在北京签订,这是西藏民族历史发展划时代的转折点。正如十世班禅大师所说:“从此西藏民族开始了自己历史的新纪元。”“十七条协议”中第五条规定:班禅额尔德尼的固有地位及职权,应予维持。根据班禅在西藏的历史地位和西藏广大僧俗群众的意愿,为促进西藏内部团结和落实“十七条协议”,十世班禅返回西藏势在必行。

1.jpg

十世班禅大师俗名官保慈丹,1938年出生在青海循化县文都乡。图片来源:《中国西藏(中文版)》2011年第03期。

万事俱备 起航返藏

十世班禅及班禅堪布会议厅的官员在“十七条协议”签订后,便返回青海塔尔寺,着手做返藏的各项准备。在国家民委和西北局的主持,及北京、天津、上海、甘肃、青海等地支援下,护送班禅回藏的物质准备工作也很快完成了。范明被任命为西北军政委员会驻班禅行辕的代表,牙含章为助理代表,共同负责护送十世班禅及堪布会议厅全体人员,安全返回扎什伦布寺。根据中央的指示精神,西北西藏工委决定分两批走。

1951年8月初,由范明、慕生忠率领的十八军独立支队和堪布会议厅的负责官员计晋美、阿旺金巴率领的班禅行辕入藏工作委员会,以及部分骑兵、班禅警卫先离开西宁。12月1日,这支先头部队到达拉萨与十八军主力部队会师。12月4日,计晋美等前往布达拉宫拜谒达赖喇嘛,递交班禅额尔德尼的信件。随后,计晋美又在中央驻西藏代表张经武的指导下,与西藏地方政府交涉,达成将扎什伦布寺归还班禅的协议。同年,中央统战部和民委与各方面协商后,认为条件已经成熟,决定在12月内护送班禅成行。

2.jpg

图为1951年4月22日,习仲勋(前左)率领西北军政代表热烈欢迎途经西安赴北京的十世班禅大师(前右)。图片来源:中国网

1951年12月19日,十世班禅额尔德尼连同护送陪同人员共一千二百余人的队伍,浩浩荡荡离开西宁。行前,班禅致电毛主席:“此次返藏以后,一定在您、中国共产党和中央人民政府领导之下与达赖佛紧密团结,共商一切,为彻底实现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驱逐帝国主义在西藏的影响,巩固国防和建设新西藏而奋斗。”

毛主席除复电勉励外,特命时任西北局书记、西北军政委员会副主席的习仲勋为代表,到西宁为班禅送行。班禅非常高兴,特意为习仲勋组织了盛大的欢迎会,并发表热情洋溢的讲话。班禅说:“如果没有中国共产党和毛主席的正确领导,与中国各兄弟民族的热诚帮助,西藏和平解放是根本不可能的,我们返回西藏亦是不可能的。因此,我们说中国共产党和毛主席是西藏人民的大救星,是我们的大恩人。我们只有跟着共产党和毛主席走,只有同祖国各兄弟民族紧密地团结起来,我们西藏民族才能得到彻底的解放,别的道路是没有的。”

道阻且长 履险入藏

根据中央指示,护送十世班禅及堪布会议厅全体官员等第二批进藏人员,要经过香日德、那曲,后抵达拉萨。路上经过的时间,刚好是“正二三,雪封山”的时间。此时,沿途草已枯黄,牲畜无法吃饱,如若赶上唐古拉山“雪封山”,积雪有五六尺深,人走人滑,马走马滑,在险路上,被摔下悬崖的概率极高。

3.jpg

图为1959年10月23日,十世班禅在驻京办给前来朝拜的人摸顶赐福。图片来源:中国网

为了做好可能遇上“雪封山”的最坏准备,牙含章和堪布会议厅的官员雇了三千多峰骆驼,七千多头牦牛,驮运足够的人粮、马料和燃料。另外,堪布会议厅官员和眷属以及护送的干部和战士各准备马两匹,轮换骑乘。还有骡子二百余头,“架窝子”一百副,供伤、病员使用。

1952年2月,护送班禅的队伍到达唐古拉山,经派人侦察,山上积雪有一尺多深,堪布会议厅官员认为可以通过。于是向全体进藏人员作了动员,让大家精神上作好准备,争取用六天时间越过唐古拉山。班禅大师面对如此艰险,毫不动摇,淡然以对。护送部队的人看到年轻的十世班禅有这样的坚强意志和大无畏精神,备受鼓舞。最终,按预定计划通过了唐古拉山。( /孙健 部分资料参考《班禅额尔德尼传》《班禅大师》和《十世班禅维护祖国统一的重大贡献》)

编辑:拉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