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绳上的魂:画面精致的用心之作

2018-04-26 中国西藏网   杨月云

去年在电影院看了张杨导演的魔幻题材影片《皮绳上的魂》。它以藏族作家扎西达娃的两部作品《西藏,系在皮绳结上的魂》和《去拉萨的路上》为蓝本,并由扎西达娃和张杨共同编剧完成。原著至今还没看过,只说电影本身。

W020180426354228402442.jpg

《皮绳上的魂》剧照

故事并不复杂:曾经杀生成性的猎人塔贝某天猎鹿的时候,得到了一枚古老的天珠,结果当时就被雷电击中,险些身亡。寺庙的僧人把他救了回来,劝服和引导塔贝放下屠刀,把天珠送回到传说中的莲花生大师的掌纹地,于是,塔贝很不情愿地踏上了路途。

电影主要讲的,就是护送天珠这一路上所发生的事。编剧把叙述分成了三条线。第一条是塔贝和牧羊姑娘琼以及不会说话的男孩普所组成的天珠护送线;第二条是把塔贝当做杀父仇人的郭日、占堆俩人,一路追杀而来的兄弟复仇线;第三条则是一个最初看不出来是在做什么的书生格丹,一直在寻找着塔贝踪迹。

timg (1).jpg

《皮绳上的魂》剧照

三条叙事脉络交替延展,时而重叠,时而各表一枝。一路走下来,故事逐渐清晰,角色生动了起来,层次也有了突显。

暴躁好斗的塔贝,一路跌跌撞撞,跟谁都有冲突;善良执着的琼,一心跟着所爱的塔贝,规劝他少生事端;机灵且有预见性的普,给塔贝和琼的旅途增加了色彩;鲁莽固执的郭日,十数年如一日地在寻找复仇的机会;不知是什么身份的格丹,也总是差半步地走在追踪塔贝的路上。

timg.jpg

《皮绳上的魂》剧照

总体来看,这些角色背后,都有各自的人设背景。如果是读过原著小说的人,也许能说上一二。仅就电影最终呈现出的效果来看,这些角色的人物走向也都是站得住的。

最大的惊喜来自演员索朗尼玛所扮演的占堆。这个角色是配角,出场也比较晚,可是他身上所逐渐展现出来的层次是最丰富的,人物性格也是最矛盾的。

W020180426354228402442.jpg

《皮绳上的魂》剧照

占堆的父亲被塔贝所杀,占堆和兄弟郭日自从少年时期开始就一直在寻找塔贝。郭日冲动莽撞,曾经认错和杀错人,但并没有从中吸取教训,每一次看见叫做塔贝的人,还是会不问青红皂白地提刀砍下去。

作为郭日的弟兄,占堆却是细致温厚的性格。他本来已经有了谈婚论嫁的未婚妻,但是为了完成向母亲许下的、把郭日活着带回家的誓言,放弃了心爱的姑娘。他认真记下了母亲所描述的塔贝的特征,在郭日差点杀错人的时候及时出手阻拦,放走了那个因为同名被牵连的路人。找到真正的塔贝时,塔贝正处在生死攸关的危难时刻,占堆不但没有乘人之危,还施以援手,保证塔贝一行人的安全。

timg (1).jpg

《皮绳上的魂》剧照

占堆的塑造也是逐渐丰满的。最开始他跟郭日一样,想早点找到塔贝报仇。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经历了世间的悲欢离合,这个饱经沧桑的康巴汉子开始反思生命的价值。他并没有被仇恨蒙住双眼,当他找到塔贝、发现塔贝已经开始迷途知返的时候,没有急于复仇,反而阻拦郭日下手。同时面对着杀父仇人和自己的亲兄弟,占堆也一度矛盾,但最终还是选择放下仇恨,重新开始。电影的最后,好像是一个没有完结的故事,格丹的身份,也在此时揭晓。

timg (1).jpg

《皮绳上的魂》剧照

作为一部魔幻题材电影,《皮绳上的魂》特效并不多,但视觉效果还算中规中矩。而跟电影情节相比,本片的服装、化妆、道具、选景,更值得参考和借鉴。出场人物穿什么样的衣服,选择什么样的自然景观作为背景,都密切贴合藏区生活的场景。人物身上一件小小的配饰,镜头中一个看似不经意的小道具,这些细节处处体现出了制作方的用心和对藏文化素材运用的信手拈来。

timg (1).jpg

《皮绳上的魂》剧照

据统计,2017年全国电影总票房为559.11亿元,其中国产电影票房301.04亿元,占票房总额的53.84%。同时,还在逐渐取代北美,成为全球最大的电影票房单一市场。与之相较的,是魔幻题材电影的稀缺。而类似《皮绳上的魂》这样的作品,恰恰可以弥补短板。从近看,即将到来的“五一”档,一部同样是民族奇幻题材的电影《战神纪》马上公映;往远看,以藏族史诗《格萨尔王》为主题的魔幻巨制也已经进入了筹划阶段。如能秉承一颗塑造精品的赤诚之心,相信在不远的将来,国内的魔幻题材影片也能在市场上取得更好的成绩。

编辑:拉拉